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现代 近代

鉴赏

        这首《风流子》写的是一位男子对自己心爱女子的深挚相思之情。欲爱不能却偏偏要爱,男子内心的纠结痛苦可想而知。在历史传播过程中,此词浓烈的情感,尤其是结末“天便教人,霎时厮见何妨”的率真表达,赢得了不少文人读者的肯定与赞赏。譬如,有的说“美成真深于情者”,有的说“此等语愈朴愈厚,愈厚愈雅,至真之情,由性灵肺腑中流出,不妨说尽而愈无尽”。不过,此词也受到过不少批评。如张炎就从“词欲雅而正,志之所之,一为情所役,则失其雅正之音”的观点出发,指出此词“最苦梦魂,今宵不到伊行”、“天便教人,霎时厮见何妨”等句是“所谓淳厚日变成浇风也”。叶申芗也说:“此词虽极情致缠绵,然律以名教,恐亦有伤风雅也。”



        其实,无论批评还是赞美,在人们的评说过程中,这首词的影响已在随之扩大。而且正是历代文人的评点,将这首词推进了宋词百首名篇。看排行指标,历代评点这一项影响最大,从宋至今共有16次评点,单榜排名第三十五位,整整高出其总体排名一倍之多。而其他各项,历代选本、20世纪词学研究及当代网络链接等,排名则低至七十乃至九十位之后,影响都比较小。即使历代唱和有4次,列单榜第四十六位,但因此项权重低,且唱和又全在宋代,故影响也十分有限。



        所以,这首词可说是宋词名篇的另一种类型,即一项成绩突出,即可确立整首词的经典地位。


转载请注明:原文链接 - http://www.dugushici.com/ancient_proses/50513/prose_appreciations/6893
新绿小池塘。风帘动、碎影舞斜阳。羡金屋去来,旧时巢燕,土花缭绕,前度莓墙。绣阁凤帏深几许,曾听得理丝簧。欲说又休,虑乖芳信,未歌先咽,愁近清觞。
遥知新妆了,开朱户,应自待月西厢。最苦梦魂,今宵不到伊行。问甚时说与,佳音密耗,寄将秦镜,偷换韩香。天便教人,霎时厮见何妨。
唐诗三百首全集  |   宋词三百首全集  |   古诗十九首全集  |   诗词名句 |   词牌名大全
友情链接: 手Q阅读
Copyright © 2017 读古诗词网 - dugushici.com  |  免责声明  |  站务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